Sunday, 7 April 2013

Racism, Just Everywhere

真是祸不单行。

今天发生了接二连三的恐怖事件,对我而言很恐怖。Mailehh....

不爽 :x

第一件,甭说了。说了等于自己爆料!


第二件,我现在说……


虽然我乱掰一场才进入正题,就bear with me吧~



我的开场白很幼稚园,就原谅我吧~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


话说,我和妹妹今天去了Target ( 超市) 补货。在国外相依为命的我们,不是阿姨有时帮我们补货,就是常常自己跑去买Groceries,然后在家自己乱煮一通。不像在马来西亚,都有经济饭吃。这里在外吃东西都得给Tips,很贵的,我们给不起呀!所以才会一直自己窝在家,鲜少出门。因为一出门就得花钱,是很不舍得。爸妈赚马币,而且还是打工族。像我买了那几件H&M的衣,到现在还不舍得穿!


好像讲到我很孝顺+很乖酱……XDDDDD


好,回来。我们就去了Target也顺道去pick up我们免费打印的相片。其实都是我的=P

很有美感吧??♥♥♥



接着,准备顺路杀到CVS去买东西所以就在巴士站等巴士。那么今天,就这样在人生中第一次被警察先生问话,还是美国警察。虽然我没做错,但是肚皮和膝盖在抖的咧!!



故事将要开始,你可以先上个厕所。然后,拿杯咖啡坐下来,慢慢听我讲。

.

.

.

.

.


就在等待巴士的当儿,有个hispanic(拉丁裔美国人,简称H吧!)女人就走到离巴士站座椅不到2米的公共电话亭打电话。(因为有了第一次在2012年,在美国被人跟踪的经验,所以在等巴士的时候,呆头呆脑的我也会比较机警一点,有观察和留意周围。)那女人没来时,巴士站就像普通巴士站,没什么。


她来了后,附近就多了一包纸袋(paper bag)的东西,然后她背着我们在那打电话。美国就是你做什么人家也没管你,所以我回头看了一眼也就继续和妹妹哈拉+吃我刚买的Pringles。


然后,不知道几时那女人走掉了。


不久,就有个衣着光鲜亮丽的非裔美国人(简称B吧!)走了过来,然后突然开口和我们要零钱。当然,我说我没有(I don't have cash with me.),她也罢了。然后就坐在妹妹的旁边。


然后,她走去后面弄了弄纸袋后又坐了回来。这时,她手上拿着3支类似巧克力棒条的东西,我也不懂那是什么,用一种“这是什么”的动作打开拿东西。这一切被我看在眼里,因为我也很好奇的。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还是新事物。当时,心里就OS:“你不是应该在买东西之前就检查吗?怎么现在才来看?”


算了,美国的怪人很多。不管。


然后,那个H就出现了。从耳后传来一阵搔弄纸袋的声音后,她就对我们说:“I have more things here. Did you took it?” 当然,我们说没有。然后很不客气的要开我们的纸袋来看(我们当时拎着大包小包的纸袋,放在脚边)。我不是很想就范,因为这是我的权利。但妹妹就让她看了,她也暂时死心了。她就回头去那店里说要弄什么的。


然后,妹妹就用英文告诉那B说:“She thought that we steal her stuff.”(在路上跟路人突然搭话是正常的)。 我就用华语对妹妹说:“其实,是坐你旁边那女的偷的。”妹妹傻眼了,也再次确定我看到吗。


我是真的看到。


就这样,H又回头了。这时,她才去问那B,叫B给她看纸袋里面的东西。当然,B怎么肯就范。就这样,那H提高声量,说要报警什么的。刚巧,巴士来了。


就被那H推了几下,因为她跟B拉扯着。几大力下,TMD。


上了巴士,刚巧巴士司机也是Hispanic,我猜之所以才肯帮她打电话给警察吧。我来美国不长时间却见证太多自己族人帮自己族人的事物,even是错的!! 然后那B竟然可以很冷静地坐在巴士后面。哇~~~~~


我真的就在纠结,我应不应该挺身而出,要不要做Kepo? 想了想,手尾很长:等下得上警察局录口供,等下人家算账,很多很多东西闪过脑海。


然后,H就开始用Spanish跟司机说话。我只会听Tengo、Porque简单的助词之类什么的,所以在极尴尬下我们也就走去后面。等了5-10分钟吧,警察车真的来了!!!接着就总共有2辆警察车,大概有5至6个警察在场。(我还曾经搭着公车,穿梭看过一幕:一群穿着防弹衣的警察正敲打一户人家的门。)


然后我就被警察先生要了ID(所幸我不是美国非法居留者...lolll),问了话。妹妹说我的词语是乱的,那个mata根本不知道我讲什么。XDDDDDDD


但是,我和妹妹都听到巴士上的一个非裔年轻人(简称A)说:“I'm there the whole time, I don't see anything happened.”


WTF??? Ehhh,你一直都在巴士上也,刚刚的东西是在巴士站发生的。是在冤枉我说谎嘛!!!!可是,警察也不理他,因为他就像个疯人自个儿在那讲话。


一切平息后,我们也就下了车,想说这巴士很不安全,等下一趟比较好。怎知,一下车,巴士就要开了,我们也就赶紧上回巴士。


B和A都在,H不在了。然后由于公车很挤,妹妹就站很靠近A和A的女友。怎知,过了几站那男的作样要打妹妹(在妹妹头上挥了挥)。我没看到,因为B在后面,我不敢回头。那么我就和妹妹换位,然后站更后面,直接在A的前面认住他的脸,睁眼看了他一下。


我最讨厌就是我在时,有人欺负我妹妹,所以这让我超火大的。自从小学,无数次的架大多(不是全部)就是因为人家动我妹妹而打起来的。我不是个好惹的姑娘,我妹你也别碰。妈的,现在想起真是气。睹懒到!!!!~~~~~ 我很想*&^%$#@!@#$%....我不止爆粗,我还动粗!!!!没有啦,我讲罢了。EQ还是没有那么低。


于是,我就故意在和妹妹的对话中也强调了"Camera"这个字,因为美国公车上360度都有Surveillance camera。就这样,我们也下车了。



回家的路程,一直都在怕。



最后,我们刚刚看到一个quote,然后很庆幸自己决定挺身而出,没有昧着良心。因为害怕,也是一天,后悔,是无法补救的。虽然我不知道那$5对她的意义多重要,但是设身处地来想,作为一个新移民,在这种情况下,我也想要有人拔刀相助。



“The world will not be destroyed by those who do evil, but by those who watch them without doing anything”

― Albert Einstein





虽然我们真的很怕手尾很长或有人会秋后算帐。起码道德上,我们是做对了。虽然,也很明显被人歧视,起初H只质问我们而不质问B,因为当时的我们穿的很朴素。

拿掉apron,就是我的ootd了!! 加旁边的脏脏的Converse。


被人冤枉偷东西,我还反帮她,我真是个好人。XDDDDD


政府也提倡,"If you see something, say something."


还有,在回家路上遇见了我们学院的清洁工人。妹妹说了一句话让我很赞同:


所有人都在努力生活着,所以不要偷东西。



Hasta la vista !!!
-Alison-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